【学术】美国加州大学终身教授叶扬应邀作客海外名家系列讲座
 
发布时间: 2015-05-25 浏览次数: 56

美国加州大学终身教授叶扬应邀作客海外名家系列讲座

2015518日,美国加州大学叶扬教授作客英语学院,为英院学子带来了中西诗歌结构对比的精彩讲座,为海外名家系列讲座第34讲。讲座由英语学院吴其尧教授主持。

点击查看原图


  首先,叶讲授用一个平凡却又颇有深度的问题开始了讲座:“什么是文学?”教授分别从西方语源学与语义学的角度解答了这一问题,并提出:想象与创造比知识本身更为重要,更是构成文学的必要因素。而中国传统中又是怎样定义文学的呢?教授展示了汉字“文”从古至今的演变,大家发现,古代的“文”字如同一个胸前纹着花纹的人。叶教授解释道:“为何人们在身上纹身?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一种表达美的方式。”从简简单单的纹身与花纹,我们看到了“文”字与“文学”背后的亘古不变的真理,那就是对美的追求。接下来,叶教授借用几个语言学的名家理论,向大家阐释了文学中“文”的重要性。“文”必然是由语言构成的。叶教授用“悲伤”一词在英语中诸多的近义表达,向大家展示了语言的丰富多样性。而要真正地体会到语言本身的美以及文学自身所蕴含的光辉,我们又该做哪些努力?又有哪些路径呢?叶教授借用了英国文学批评家佩特对莫泊桑的评价:“写作的必要态度之一,是拼命地去寻找那一个最贴切的词。”这就说明了文学研究者以及创造者必须的一个品德,那就是为了寻找与追求文学最淳朴的美所要付出的巨大努力以及坚忍不拔的精神。叶教授接着例举了尼古莱·果戈理评论巴博科夫所说的“他所创造的文学作品,是语言碰撞所产生的奇迹,而并非一个个理念与想法的堆积成形。”这个例子向我们说明了文学的复杂性及其重要性。

  在对俄国形式主义的介绍中,以中外两首小诗为例,叶教授引入了“法布拉”与“修热特”两个概念,同时通过分析英国诗人豪斯曼在《悲戚满怀》这首诗中的选词巧妙以及其艺术手法的娴熟运用,向大家展示了诗歌中自然流露的、并非矫揉造作而成的韵律与音乐性。同样,在《诗经》中著名的《小雅·采薇》的字里行间流露出的,也是这种诗歌除去其深刻含义之外的自然成音之美。

  拜伦曾在《唐璜》中写道:“在诗歌创作中,没有什么比开头部分更难的了,除非它是结尾部分。”朗费罗也曾经说道:“诗歌中开头技巧很精湛,更精湛的则是结尾技巧。”向我们展示了这两句名人名言后,叶教授利用了一个建筑学的“封顶”的概念,清楚地向我们阐释了结构中结尾部分的重要性。比如在杜甫名诗《登高》中,作者不仅运用了“当句对照”这一高难度技巧,还以一个摄像头的视角,加上大银幕般的听觉与视觉的冲击与享受感,向我们展示了一副宏达的画卷。至于本诗的尾联,叶教授说道:“要是让西方大诗人写,最后这两句肯定是一个具有启示性以及哲学性的思考总结。而杜甫不同之处在于,他能做到在语言的自然终结后,音律以及其语出惊人的生动画面感还能萦绕在耳边与眼前。”接下来对《缚鸡行》与雪莱的《奥兹曼提亚斯》的解读,无不都证明了叶教授所崇尚的回归文本、细读文本,品味文学自身之美的观点。

点击查看原图


  叶教授最后对我们语重心长地说道:“在我眼中,搞文学的人好比就是武林高手。我们要了解文人所用的武器与招式,看其章法(即结构),并呕心沥血地去发现美。”整场讲座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结束。(英语学院,李劼韦)